宇宙轮迴,善恶有报——「倪匡与卫斯理的科幻世界」讲座纪录

分类:C趣生活 238赞 2020-07-03 566次浏览
宇宙轮迴,善恶有报——「倪匡与卫斯理的科幻世界」讲座纪录

「东方的一个大城市会彻底毁灭,那是『气数』,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挽回。 」──在卫斯理小说《追龙》中,倪匡预言香港陨落的命运;26年后,反送中运动爆发,引起连串的警民冲突。警察滥权施暴,纵容乡黑势力,法制荡然无存,香港社会,一日比一日荒谬,倪匡小说里的科幻想像,成为我们确切面对的现实。


身为香港的科幻小说名家,倪匡到底是怎样凭着超凡的想像力,写出一部部以虚喻实,跨越年代限制,脍灸人口的作品?月前在书展举办的「无限时空中追寻无限未来──倪匡与卫斯理的科幻世界」讲座,就请得倪匡本人现身,谈笑风生,让他幽默而睿智地,表达对创作、科幻小说、社会甚至人生的看法。


「我写的不是科幻小说,是奇想小说。」

倪匡的《卫斯理》系列,家喻户晓,广获影视改编,而在这个诡奇的科幻世界中,有猫星人、蓝血人,还有从外星而来的地球宗教始祖。「很多人说我写科幻小说,其实我写的是『奇想』、『幻想』小说──关于神话、外星、高级智慧的种种想像。」《支离人》中的外星人,就单纯善良,容易受骗,还具有高度的道德水平。「没有一定的文明程度,外星人哪能发展出足够的科技,来到地球?」



在小说《招魂》中,倪匡则探讨人与往生灵魂对话的可能。故事的主题,是缘自倪匡与古龙、三毛的约定:三人之中,谁先离世,就要尽一切努力,与尚在人间的灵魂联络。倪匡笑言,他经常想了解灵魂、人脑、脑电波等的构造。「我觉得,我们所看到的事物都不是真实的,而是神经给予大脑的讯息,一种想像。没有了神经,我们的听觉、视觉等感觉都不能引起反应。」



倪匡表示,写「卫斯理系列」,是希望藉奇想的故事,反思地球人的生活。他直言,人类过于着重科技生活的现况,会为将来带来难以想像的后果。「人类太依赖电脑,脑就会退化。具有人工智能的电脑,将来一定会作反。」


银河像雾,字海上的另一片天空

纵横字海六十年,倪匡试过一星期写足七天,每天写数万字,如此多产,只因为「搵食」这两个字。「我写作不讲灵感,若等灵感来,就无以为生了。」不坐等缪思,但写作始终需要养分。倪匡爱看神怪历险小说,《山海经》、《聊斋》、《搜神记》这些经典自不例外;而数到他人生的三大至爱,《蜀山剑客传》也榜上有名。「少年经常读,想做徐霞客嘛。」言谈之间,倪匡流露出那颗不灭的旅行家之心。



「写作是非常个人的行为,不需要跟人讨论。」对于作品好坏,倪匡深信自己的判断,自言从没有「改写旧作」的打算,一贯其潇洒率性的本色。他特别提到,在新版的《射雕英雄传》中,金庸将黄药师与徒弟梅昭风的关係写得暧昧亲暱,若即若离,如此修订令他感到不满。「黄药师喎,东邪喎,怎会连自己的徒弟都沟唔掂呢?」



「卫斯理系列」的最终作,是2005年的《只限老友》。倪匡笑言,自己也不知道写了一个怎样的故事。「不是我想写得不好看,而是我一生的写作配额都用尽了。」他更打趣说,为免读者读后不满,即使将这本作品命名为「只限老友」,也害怕连老友都无法接受书中的情节。



除了《卫斯理》系列等科幻小说,倪匡也写过武侠、推理、灵异故事。他认为,最难写的小说不是科幻小说,而是推理小说。「作者要有脑,还得好疑问,思维慎密。」谈到喜欢的推理小说作家,他盛讚陈浩基,反而批评日本的东野圭吾。「现场环境又写、心情感受又写,写太多与案情无关的东西了,哗,真係闷到抽筋。」


智慧老人,知命之道

有着「智慧老人」之称的倪匡,今年已八十四岁。「我现在是百病缠身,朝不保夕。」受皮肤病困扰,倪匡深居简出,每晚九时进睡,翌日八时起床,午饭过后,小睡到三时。「睡觉、食饭、写作,其实除了不能喝酒,现在的生活方式,与几十年以来的没太大分别。活到这个年纪,对生命看得很淡了。」



倪匡相信宿命,认为人生早有一连串安排好的数字密码,如DNA,决定了一个人的性格,再由性格影响个人的命运。「就像教小孩一样:好的小孩纵不坏,坏的小孩教不好。」而生命中最让他痛心的,莫过于深爱的妻子,逐渐失去记性。「常常问我:『今日星期几呀?』我就答她:今日星期八呀。」感觉由脑部神经产生。面对妻子的衰老病痛,倪匡没有沉溺其中。「精神上的痛苦,其实可以转化,而我做到了。」



从中国内地逃命来港,八十四岁的倪匡,一直都敢说敢言,勇于批评时政。月前在港台节目「时代的记录 - 铿锵说」中,他发表对共产党的看法,也引起网民、观众的热议。对于社会,对于香港,今回他以一句说话作结。「活了这幺多年,现在只有一个心愿──就是希望坏人能有恶报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