尽速治疗!胸痛4种原因,心脏科名医魏峥:这种最要命

分类:最具特色 592赞 2020-07-07 694次浏览
心头大患,胸痛
根据卫生福利部统计,虽然国人平均寿命越来越长,但心脏疾病的死亡时钟却有逐年缩短的趋势。民国99年每33分32秒有一人因心脏病死亡,到民国100年致死率则短缩至每31分50秒。所以当胸痛来势汹汹,便须尽速与医师有约,让医师清楚检视这痛的来源是不是出自于「心头大患」。
心绞痛
面对胸痛的患者,心脏科医师应考虑这症状究竟是不是心绞痛?也就是所谓的「狭心症」。
心绞痛是心脏冠状动脉阻塞引起的,但有强弱程度的不同,初期因血流不通时,可能只是胸闷、不会痛;有些患者则是在运动中,例如爬坡、提重物走动时,才会有些胸闷、胸痛的感受。
典型心绞痛是胸口感到一阵压迫、闷痛甚至因不舒服而冒冷汗,疼痛的範围通常不是如针刺的单点痛,而是如拳头般、较大面积的痛感。
临床上常见:自左前胸延伸至左手臂,痛的时间约持续2-3分钟,活动中或用餐后较易发生,稍做休息或服用硝化甘油舌下含片后,症状可能因此缓解。
但若在相同的状况下,再次发生不适的情形,本身又同时有高血压、血脂肪、胆固醇过高等病症,就不能再轻忽,须尽速就医,以确认是否有冠状动脉阻塞的问题。
人体所需的氧气,是经由血液携带输送到全身,当冠状动脉受到阻塞而血流不顺畅、供应不足时,便会造成心脏肌肉缺氧,也就是缺血。当心脏缺血、缺氧时就会产生疼痛,藉由这样的症状发出警讯!假设持续长时间血流不通,没有进行适当的治疗,则会因为心脏肌肉中氧气供应不足,造成心脏肌肉不可逆的坏死,这种严重的心脏肌肉损伤,即是所谓的「心肌梗塞」。

心肌梗塞
心肌梗塞伴随疼痛的时间,会比狭心症引起的心绞痛久,可能持续几十分钟、甚至几小时。
患者会有盗汗、噁心、呕吐、脸色苍白等症状,这时使用硝化甘油舌下含片可能也无法缓解,有高度的生命危险,应尽快、就近到大型医疗院所急诊室救治。临床上可经由心电图及心肌酵素血中浓度的检测,来确定是不是急性心肌梗塞。
心脏血管疾病死亡案例中,有40%是因急性心肌梗塞造成猝死,许多病人第一次发生心肌梗塞,即是因没有做适当的处置,甚至事发突然,来不及送到医院便往生,所以千万不可轻忽心脏发出的任何细微的讯息。
心肌梗塞后的12-24小时,不建议完全卧床休息,可以开始进行简单的床边梳洗的活动。24小时后若状况渐趋稳定,建议可以开始从事简单的功能性活动,像「从躺到坐」、「长时间坐在椅子上」,到「原地踏步」,甚至是「出房门散步」等等。病人在出院前,建议在有专业医疗人员的陪同及心电图的监控下,先进行行走训练,以维持基本的体能。
主动脉剥离
一种类似心肌梗塞的剧烈胸痛,可能是主动脉剥离。
疼痛部位很少只表现在前胸,往往因血管不同的剥离撕裂部位,而延伸至后背,痛的时间也持续较久,这类病人大部分有高血压病史。
人的血管是由内膜、中层及外膜三层组织结合而成,当内膜层破损,高压血流冲破内膜,血液顺势贯流至中外层而形成血管夹层瘤。当夹层瘤逐渐扩大,会因患者瞬间大量渗入的血液,将主动脉壁向前后两个方向撕裂,造成所谓的主动脉剥离。

这类病症不像冠状动脉疾病那幺常见,每百万人口约3%- 4%的罹病率,如果有严重的疼痛感,心电图及心肌酵素酶的检测却都正常,就要考虑安排电脑断层检查,确定是不是主动脉剥离;如果是连血管外壁都破裂,就连进手术室抢救都来不及,会因为大出血而休克致命。
尽速治疗!胸痛4种原因,心脏科名医魏峥:这种最要命
血管壁的作用跟水管一样,不同的是血管壁的结构有内、中、外三层的紧密结合,当管内压力太高或血管品质不好,先裂开的是内膜,当内层破裂,高压的血流渗入中层,把内膜与外膜分离成为夹层,内膜为主要结构的称为「真腔」,而内膜与外膜之间的叫做「假腔」。
二尖瓣脱垂
心脏门诊中,胸痛是最常听到的患者的主述,不同于冠状动脉的心脏疾病,临床上常可听到身材高瘦的年轻女性提到:「有时感到胸口某一点,有短暂的闷痛感。」
多数病人经由听诊发现有轻微心杂音,透过心脏超音波检查,常发现位于左心室与左心房之间的二尖瓣,因结构上较长造成「二尖瓣脱垂」,通常合併心搏过速或有闷痛不舒服感。甚至因为瓣膜无法正常闭合,而造成二尖瓣闭锁不全,严重的甚至需要动手术。
这是最常见的心脏瓣膜疾病,多数病人不会有立即的危险,甚至不少病人一直都没有明显症状,而是因为健康检查,才得知自己患有瓣膜脱垂。
若不了解,会因为看似非同小可的病名「二尖瓣脱垂」而心烦意乱,但是绝大多数是轻度的脱垂,没有什幺需要担心的。据估计20- 50岁的女性,约二成有瓣膜脱垂问题,Dr. Bernard Lown在他《抢救心跳》书中则提到:「99.9%的二尖瓣脱垂患者,不仅长寿,而且生活正常。」
曾有年轻的二尖瓣脱垂女患者,经介绍来看我的门诊,当我告诉她这是瓣膜结构上的问题,对心脏的功能没有影响,没有不舒服是不需要服药,即使给了「二尖瓣脱垂」卫教单张,不但没有解除她心中的疑惑,病人甚至怀疑:「魏医师,您是否只诊治重症,而不看小病?而这所谓不严重的小病,却长时间苦恼着我。」
这令我想起庄子〈天运篇〉中「西施病心而矉其里」的描述,中国古代着名的美女西施,便有心脏宿疾,时而捧心蹙眉惹人怜惜。也许再有患者无法理解为什幺「二尖瓣脱垂」是不严重的心脏问题时,若告诉她这是属于漂亮女性的专利,或者这「美丽的推论」,最起码能有助于她们保持心情愉快。